出發-佳作

 

「在奔波過、跋涉過的旅途上,我有太多的出發與再出發,每當我說準備重新再出發,其實是在告別。我很清楚,每一次出發,就是一次終結。可以眷戀的,或是能夠保留的,只因為選擇了出發,我就不能不忍心割捨。離開一個地方,投入另一個地方,割捨的絕對不只是空間而已,其中還有時間的淪亡與消逝。伴隨著時間與空間的轉換更迭,熟悉的人與事也將變成疏離而陌生。出發,可以是愉快的,也可以是不快的。」(陳芳明《掌中地圖.出發》)

對陳芳明而言,生命是一段不斷出發與再出發的歷程,對你而言「出發」具有怎樣的意義?請透過個人生命的經驗,以「出發」為題,加以詮釋,文長600字以上。

【一】  

想到這天,現在就要出發!於是我出發了!

因緣際會下,我們社團有機會出外參訪和表演,這是如此難得的經驗。出發的前一晚還囂張地向全世界宣告:「我們要為國出征了!一群人就這麼浩浩湯湯的出發了!

旅途中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責任,除了玩得開心外,最重要的是努力完成每一場演出,不要讓觀眾失望,後悔浪費時間看表演,更不可以讓自己失望,因為這像是成果發表會,把苦練多時的結果趁著這不可多得的機會向別人炫耀。音樂奏下,踏出自信的第一步,緊張而興奮,穿著光榮的隊服,頂著驕傲的隊帽,掛起甜美的笑容,儘管太陽在猖狂,汗流得再猛烈,也要用盡全力成就無憾的表現,認真地做每一個動作,確實地記每一個角度,謹慎地走每一個位置,這才是我們這趟旅行的初衷,唯有不斷突破,才不虛此行。

回家後,心中竟然有股淡淡的失落感,不是是因為不順利,而是有種美夢被戳破的覺悟,應當回到現實的清醒。是啊!該好好盡一個身為學生的義務了,眼前大考將至,不能再散漫,我已經比其他同學玩得多也鬧得瘋,沒有理由再混日子,收拾好心情後,我給自己下鴻願!

這次出發前,我只求有個華麗的謝幕,讓我兩年來流的汗水有個值得的回報,留下寶貴的回憶,回來後,我期許自己能暫時放下瑣事,專心面對接踵而來的考驗,關關難過關關過,接受最後成敗的果實。於是我出發了,在升學,我知識的道路上。永遠別害怕跨出第一步!(561)

 

【二】

「懷著一棵長滿羽翼的心醒來,感謝能有新的一天去愛。」著名的黎巴嫩詩人紀伯倫如此寫到。每一天,對我而言都是一個新出發的機會,皆是一趟因出發而轉捩的旅程。

如果想看見不同的風景,唯有離開佇足之地,拋下一切令人眷戀魂圈的景致,以大江東去不回首的心情出發,才有開始視野的可能。曾經,我沉浸一些小成功的喜悅,而忘了再出發的必要性。曾經以為的足夠,其實是永遠不足的。以為閱讀了不少書,其實每每闔上一本經典之作,都是一個再出發的提醒。學問並非浪淘得盡的,出發,使絕無知得驚濤裂岸,捲起千堆但我汲取的新知,新思想。

人們傾向安於現狀,每一次的出發都是一場外之的改變,選擇出發,才能更新自我,療癒心靈。出發,除自一個勇敢的衝動與無可救藥的樂觀吧!當準備好,並能一再出發,就是一再進步。固執停留於現況,只為耽溺安逸而錯過更美的經歷。不必擔心出發後的不確定,因為只要全心投入、享受過程,從中學習到一點什麼,結果或許在談笑間灰飛煙滅,但至少出發的旅途上是充滿收穫的。

雄姿英發時,正是「出發」的良機。最得意之時,往往是最怠惰的時刻,也最不易察覺。那麼,不如每天都當成一個「出發」吧!夢醒時分,提醒自己赤著心靈,柔軟身段,出發再出發,學習在學習,邁向亂時崩雲的自我極限。(519字)

 

【三】

在日常生活中,我經常聽見「出發」這兩個字。有時候是家人,有時候是知交,「我這陣子打算休整一下,重新出發!」雖然境遇不同,他們疲憊的臉上總是不約而同地浮現一個陽光般的微笑。

出發,這到底是怎麼樣一個概念呢?小的時候,和家人出外旅遊,全家一起把家中安頓好之後,背起大大小小的行囊,爸爸總會按照往例,歡快地喊一聲:「我們出發囉!」這樣子的出發,是從從容容的,計劃好一切,安心前往未知的地方探險;這樣子的出發,拋開了家,以及我們熟悉的環境,去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。這樣子的出發多多少少是有股放不下的味道,因為在旅程的終點,我們還是會回到家的,然而,正是這種「難捨」的出發,才愈發突顯出人與人之間,那一份糾纏深刻的牽絆。

然而,並非每時每刻我們都能如此從容的上路。漫漫人生這麼長,狼狽淒惶下就出發的情形終究難以避免。我還記得突然被爸媽通知轉學時的心情。怎麼會呢?這樣我的朋友怎麼辦?而且還有好多和同學約好的事還沒完成呢……惶怖不安,是因為明日自己勢必將因此割捨去諸多事物、諸多的人,那畢竟是難再尋回的啊!更別提是在自己毫無預期的情況下了。

其實,從出發這兩字來看,我也有自己的推測臆想。出,古人有說「出妻」,就是休妻,是有拋開的意思;出,又有「從哪開始」的意義,例如說:名師出高徒。發,厚積薄發、發揚、發達,都是正面意涵,又是齒間音,一聲的音又偏高,念起來帶著一種正向、努力的感覺。綜上所述,出發這詞,是很些先捨再得的意味的。(604)

 

【四】  

出發是一個新的事情的開端。而這個出發目的可能是被動,也可以是自己所選的。你有了方向只需出發這樣才有到達的可能,所以出發是具有重要的意義,它代表時間到了你必須走,或你準備好在這途中所需的一切等。

「出發」在可以的選擇的情況下是一種挑戰,因為這是你選的,而只要開始的第一步就無法回頭了,不一定會有這樣機會。曾經挑戰「高空藤蔓」:一種高空遊戲,在三層樓處踩著鋼繩手抓垂吊的繩,必須往前抓前方的繩子才能往前進。但在第三條繩和第四條繩距離很遠,我必須放掉第三條的衝向前才可能有機會。我可以選擇放棄玩到這裡就好,但仔細想想我人生能有幾次在這樣的高度做如此瘋狂的行為。我決定出發,放下繩子往前一跑,掉下來了,失敗。並不會有太大的失落,因為我了解有時出發的第一步要不要走是很困難的,一但踏出,你必定能學到一些東西。

「出發」在被動的情況你只是順著時間而已,國小升國中,國中升高中這樣,但在每個階段身心有所成長,每個的出發目標、想法都會有些差距。特別在國二升國三這種:你被迫在這時決定目標,會有很大的感受。國一、國二隨著時間走,國二升國三暑假,下定好目標後才認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,這是個為將來而必須出發做一連串的事:從早上到學校考試、讀書,不停的考試讀書,或許中間有累的時候,但既然已經決定朝目標出發,就要努力達成它,不然就喪失了一開始決定的勇氣。

「出發」是需要很大的勇氣,下決定並踏出那一步,而在開始和途中你都能選擇放棄,這是多麼誘人的選項,但「成功」只被擺在出發後道路的終點上。你願意出發就算是成功的一半了。(645)

 

【五】

我眷戀地撫摸著樹皮的粗糙,伸手摩娑每一處我兒時的回憶,仰天望著那一往如昔的水藍天空想著這邊的點滴。藍色大卡車已經在家門口待命,準備運送家具到新家去,我愛憐地看著老舊空蕩的房子,它跟我之間牽絆著許多美好的童年,而如今終於要「出發」了!

出發,其實是變相的別離。出發到新家,出發到人生另一個階段,承載著許多不捨與眷戀。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以及我和妹妹未來學區的考量,舉家遷往臺北市大安區,離開簡單純樸的郊區到另一處陌生的境地。

「你快來追我啊!」小時候在巷弄間玩著捉迷藏,穿梭在一賭賭灰色的圍牆猶如闖入一座迷宮,尤其是午後,金黃的琉璃色澤流淌在整個空間,一個一個追逐的影子在金色的牆上游移,紫紅的雲彩映著小巧臉蛋興奮快樂的紅光,青翠鈴鐺般的笑聲跳躍,相連的圍牆構築了一座迷幻而炫麗的童年。但是孩子們最愛的依然是迷宮盡頭那一株老榕,蓊鬱的樹幹上刻有诶[兒時的手印。爬樹、念童書、吃芋仔冰都在那破碎光影疊合的樹蔭,曾經,要三個小孩才能環抱的大樹幹,曾幾何時,我也能自己環抱住呢?

長大了,離開了,或者說,出發要去另一個地方了,我都依然記得環抱大樹的那種安穩舒適,就好像環抱著母親嗅聞她的母愛,大榕樹的味道混雜著小時的笑聲以及奔跑於巷弄間的鹹濕汗水,那種對我而言特殊的樹香揉合著金黃色的溫馨童年。

人生,不斷地出發與再出發,不斷尋覓另一處境地從新開始,選擇了出發,就會有不忍的割捨,隨著時間的推移,熟悉的人事物就像公車外的風景,不斷地移動而漸至模糊,疏離而至陌生。但是,不論出發多少次,只要心中依然存有最初的美好,我們依然能夠在心裡細細品味記憶中的精華片段,甚至於回去探尋那個地方!

今天早晨醒來,在熹微的晨光中,微風飄送著淡淡的樹香,使我想起那株老榕,我推一推妹妹說:「今天妳想不想出發到老家去?」(738)

 

【六】

前幾天在偶然的一個情況下,聽到了任賢齊的再出發這首歌。當下耳中迴盪著豪氣千雲的旋律與歌詞,臉上卻泛起一絲苦笑,而回憶,也一幕一幕的湧現出來……

我總覺得我像是搭上了一班不知開往何向的火車,隨著火車的到站、出站,我也不停地出發、再出發,往復輪迴。現在的火車剛剛關上車門,緩緩地開始加速,一個小小的人影,拖著她大大的書包,也帶著害羞怯懦的心情,步入了校園。這是小學一年級的我,害怕人群,總是一個人孤零零地躲在角落,想加入卻又不敢開口地看著同學們玩著各種遊戲。直到升上二年,我遇到一位溫柔和藹的老師,一切才有了改善。她教導我要敞開自己的心,鼓起勇氣去和同學互動。而當我好不容易逐漸適應的小學生活,火車也逐漸提高速度做好奔馳的準備,列車長卻突然宣布下一站就要到了,並拉響了漸速慢行的鈴。

國小三年級,由於家庭和母親工作上的因素,我來到了北京的外祖父母家。母親很貼心地幫我選擇了當地的國際學校,學生都跟我一樣不是本地人,他們大部分都來自於歐美國家,也有從非洲、澳洲來的。學校對學生的課業幾乎沒有任何要求,每天我都跟這群金髮碧眼的伙伴們玩耍嬉鬧,日子過得相當快樂。我發現當失去了母親的依靠,我反而變得更勇敢、堅強,或許是知道自己沒有退路吧!從那時起,我瞭解到人生就是不斷地改變再改變,而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接受這項事實,並強迫自己跟上改變的潮流。

列車又開動了,我揮別了北京的朋友和疼愛我的外公外婆,回到我所熟悉的臺北完成小學最後兩年的學業。又是一所新的學校,又是一段新的適應期,但我已不再惶然。甚至當同學七嘴八舌地問我:「妳有大陸腔耶!妳是從大陸來的嗎?」我也只是豁達地報以微笑。小學的旅程結束了,校長在畢業典禮上致詞:「這不是結束,而是出發。」的確,我又出發了。列車持續地向前行駛,駛向不可知的未來。而我也跟隨這班列車進站、出站,出發,再出發。(764)

 

【七】

生命若如一匹絲綢,人生就是不停地拿起針線在上頭起針又收針。縫線的起點,便是一件事的出發點。有時事情發生地如平針縫一般有始有終沒有波折,有時卻得如回針縫般不斷地碰壁、退後再重來,但不論如何,所有的事物雖不一定有終點,卻一定有個出發點,只是每個人抉擇的時間點與空間都不同罷了。

每一次地出發,可能是對新事物的初次體驗,亦可能是間歇後重整心情的再次嘗試,但不管究竟是為了何事而選擇向前邁進,都能感覺腳伸出去的同時,心裡永遠都存在著一絲希望,一點期待,一燭火的熱情,使人能夠在徬徨不安的時候,推著自己向前,或是在最黑暗的幽谷,如一盞燈引著自己走過險惡處。

我很晚才勉強學會騎腳踏車。當初就連平衡車身也沒辦法做到。畢旅最後一天,大家都騎車去玩了,只剩下我和一些人留在停車場學騎車。長大反而怕摔跤受傷,總是一再地踩出去右腳左腳便落地煞住不前,每一次地出發接著一次次的重新來過。但每一次地出發統整著上次的結果,每一次將左腳一蹬,又一次的有所心得。出發亦是代表著有所成長,積跬步,而行千里,摸了一個下午的單車,終於肯將視野挪離腳下,勇敢向前看。往向遠處,似乎也不再那麼在乎腳的任何舉動,不再注意地面的崎嶇不平。踩出去的瞬間,克服心裡的那道牆,讓我的靈魂飛越至遠處,回過神來,腳已經向前踩進,四周的景色變化地更快了。雖然並沒有持續許久,但下一次再出發便不再搖晃,很輕鬆地便騎上手了,並能享受風拂過肌膚的快感。

很難說每一次地出發結果一定好的,但是我相信出發是一種對自己能力的一種肯定,是給予自己再一次嘗試的機會。每一次的出發,自己的翅膀似乎能更加茁壯,原本脆弱的心也更加穩固,意志也更堅定。相信出發是讓自身成長的關鍵,是邁向目標的一枚墊腳石吧。(710)